【hg0088手机版登陆】【星月】百合(中篇小说)

日期:2020-02-16编辑作者:文学

如果不是姥爷患了老年痴呆症,不怎么认得人了,崔雅萍姥姥是无论如何不会再回到这个家里的。
  崔雅萍回来的前一天晚上,我妈妈陈红在饭桌上试探地说,爸,我妈明天回来。我姥爷就像没听见,眼睛紧紧盯着排骨。我估摸着,他这会儿连陈红是谁都未必清楚。我妈看了他几秒钟,突然提高了嗓门,崔雅萍明天回来!崔雅萍?我姥爷迅速抬起头在屋里扫视了一圈,显得很失望。我妈说,明天!回来!我姥爷看着我妈,半天吐出两个字,骗人!我也有点不信,小心地问,妈,我姥姥不是说死了也不回来吗?我妈瞪了我一眼,她腿摔断了,我两头跑,照顾她不方便。然后剜了一勺土豆泥敲到我姥爷碗里,继续说,王小舟我告诉你,你姥姥是我好不容易才劝回来的,见了面,别胡说八道惹她不高兴。谁胡说八道了?这不都是你告诉我的吗?我不跟你废话,总之,这次回来就不能让她再走了。我频频点头。陈红现在身处更年期,跟我们家的祖奶奶差不多,我和姥爷都得听她的,稍有拂逆,就高声断喝。
  第二天,崔雅萍被我妈妈背着上了楼,我跟在后面搬轮椅。搬到三楼我就快昏过去了,我妈说,就应该把你们这些90后都撒到北大荒去修两年地球。我喘着粗气,姥姥,我妈老看我不顺眼。崔雅萍忙说,回头姥姥给拿钱,买好吃的。然后又转向我妈妈,我说我不来,非往这弄。我告诉你,你爸要是还认得我,立马我就回去。
  姥爷在睡午觉,我们兴师动众地冲进屋来,也没能把他扰醒,他房间的门安静地关着。崔雅萍在客厅中央坐定,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她曾经生活了多年的家。她的目光迅速掠过地板、家具、植物,最后停留在客厅天棚的吸顶灯上。这盏灯,从我出生就没换过,或许比我年长很多。从她的表情中我猜测,那是她熟悉的。然而这房间中,一定还有什么东西令她不快,她轻轻地皱了皱眉。陈红把崔雅萍推进我的房间,妈,这间刚给你收拾出来。老太太四下打量了一下,目光锁定在枕巾上。把这条枕巾给我拿走。我冲陈红做了个鬼脸,她小心翼翼布置的房间到底还是出了纰漏。陈红二话没说,撤下了喜鹊登枝的红色枕巾,到柜子里翻了一下,匆匆找出一条蓝条毛巾重新铺上,只盖住了枕头的三分之二。从房间里出来后,陈红就忍不住跟我抱怨,看见没?就这么矫情。那枕巾不是圣诞节的时候咱俩在乐购买的吗?她也不想想,卫丽响的东西还能用到现在?我笑嘻嘻地说,谁让你贪便宜买那么过时的枕巾,一看就是20年前的款式。她照着我的后背就是一巴掌,你还笑话我,以后在她面前你也得小心点!
  安排停当,我妈去厨房准备晚饭。我陪我姥姥在客厅看电视。我妈不在的时候,崔雅萍还是挺像个姥姥的。她先从兜里翻出200块钱塞到我手里,舟儿,拿着。我扭捏着说不要。她不容分说合上我的手掌,姥姥给的,不用告诉你妈。接着又问我工作的事,还在家闲着呢?我嘿嘿一笑,没闲着,带了两个学生,一个月600多块钱。嗯,她拉起我的手,无限怜爱地抚摸着,舟儿这手真漂亮,天生就是弹琴的料。然后就照例提起了我爸爸,你爸爸要是还活着……才说了半截,姥爷的房门响了,我和崔雅萍不约而同抬起了头,刷地望过去。只见我姥爷陈忠诚上身胡乱披着一件抓绒家居服,裤子斜提在胯上,高大的身躯立在门口,一双刚刚熟睡过的眼睛似真似幻地望过来。我姥姥的手一抖,从我手上掉下去。然而陈忠诚什么也没说,直着身板踱到洗手间去了。崔雅萍马上捋了捋头发,又将堆在胸前的衣服拽平整。不一会,随着马桶冲水的声音响起,陈忠诚再次出现在客厅。我妈妈也闻声赶过来,密切注视着他。他仍然没打算在这里停留,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在进门前,突然回过头来说了一句,你咋还不走呢?钱不是都给你了吗?说完,进了自己房间。崔雅萍马上转过头质问我妈,啥意思?啊?撵我走啊?不是说不认识人了吗?陈红愣了片刻,旋即说道,妈,我爸一定是把你当成孙姨了。我一听,赶紧附和,对,姥姥,那个孙姥姥想赖在我们家,我姥爷硬给撵走了。崔雅萍面色缓和了些,但还是不依不饶,就是那个叫孙洁的保姆吧?我这样子像保姆吗?不行,你去问问他,到底认不认识我?我妈忙说,叫小舟去给你问,我得看看锅去。我立马拿出最谄媚的笑容,姥姥,他刚睡醒,睡眼惺忪的,没看清,我姥姥,那是最漂亮的老太太,那个孙洁怎么比得了呢?是不?崔雅萍看着我,噗嗤一声,笑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姥爷还真是把崔雅萍当成孙洁了。没办法,我姥爷一生桃花太多,难免张冠李戴,更何况现在认不得人了。
  我曾经偷偷问我妈妈,姥爷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巨帅?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喜欢他?我妈说,你那小脑袋瓜子里都想什么呢?你姥爷有今天,那是他自食恶果。你看看,剩下谁了?还不得我伺候?这倒是真的。先说卫丽响吧。从我有记忆起,这名字就不能轻易提。每次一提起她来,我妈妈就像被踩到的地雷,瞬间在我姥爷面前就炸了。吵到最后,陈红的结语通常是,她就是一搅屎棍子!小时候不懂这其中的含意,大了以后方觉我妈妈的总结相当精辟!但这种感觉我是不敢在陈忠诚面前流露的。因为我看出来,被卫丽响搅动过的生活,令我姥爷很痛苦。
  女画家卫丽响年轻的时候是个货真价实的美人,她那时刚刚研究生毕业,分到师专艺术系当老师。我姥爷陈忠诚副教授是中文系的老师,因为经常在杂志上发表小说,并且长得高大帅气,在师专属于明星级人物。他除了教中文系的当代文学课,还兼着若干文科系的大学语文课程。所以,他的身影就经常出现在艺术系的教学楼里。一来二去就被卫丽响给瞄上了。卫丽响以文学女青年的姿态,经常拿些诗歌散文请我姥爷指点,爱情就这样在两个人之间悄悄滋生了。按照我妈的说法,一切都是卫丽响的错,她明知道我姥爷有家庭,还积极主动追求我姥爷,在师专到处散布与我姥爷的恋情,并最终以怀有身孕的谎言,成功挤走我姥姥,鸠占鹊巢,成了陈忠诚的第二任妻子。不过我妈妈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人民医院护士长崔雅萍的女儿,是那么好欺负的吗?卫丽响进我们家门的时候,我妈妈18岁,卫丽响也就大她七八岁,两人三天一小仗,五天一大仗,打得我姥爷一筹莫展。后来我妈妈出去读大学了,家里才消停了四年。算起来,我的卫丽响姥姥也就在我们家待了六年,后来就东渡扶桑去了日本。当时说是去读书,结果一去不返,现在早已改成日本姓了。是叫横路莉香呢,还是叫山口响子?我曾经给她设想了很多名字,但终究苦于不知道她再嫁的那个日本老公姓什么,而连百分之五十的概率都确定不了。
  我曾经对卫丽响非常好奇,在我姥爷房间写字台的抽屉里,有一本旧影集,里面有两张卫丽响的单人照,藏在最后一页我姥爷的两张讲座照片的后面。这是我偷偷发现的,是陈忠诚的一个秘密。自从卫丽响和我姥爷离婚后,我妈妈就快意恩仇地扔掉了她很多东西,包括一些照片。没人告诉我她是谁,但是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个气质非凡的女人,就是传说中的卫丽响,确定无疑!她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任何一个男人为了她失足,都是有说服力的。按照我妈的描述,卫丽响在我们家这么一搅和,对她的生活基本影响不大,起码表面看是如此。但是,我的崔雅萍姥姥却从此伤透了心,以致于发下毒誓——死了都不回这个家了!当然,这话以后在我们家是万万不能再提了。
  礼拜一一大早,我妈就把我从被窝里揪起来,我得上班了,好好看着他俩,要是打起来,就马上给我打电话。我手一摆,放心吧,有我在,肯定打不起来。说着又躺下了。我妈一把拎住我胳膊,快起来!饭都凉了。
  崔雅萍已经吃完了,坐在餐桌旁,用纸巾把鸡蛋壳收到碗里。我坐下没一会,她就问我,你姥爷平时总是睡这么晚不起来?我说是啊,他睡眠好着呢,下午还能睡一觉。真是傻人有傻福!他才不傻呢,就是记不住刚做过的事了。衣服都是你妈给洗啊?对呀。舟儿啊,不是姥姥说你,你也帮你妈干点活,她这一天,多累啊!我嘻嘻一笑,她是铁娘子,巨能干!再说,也信不着我呀!洗澡呢?你姥爷洗澡怎么办?我妈送他去澡堂子,再雇个搓澡的。崔雅萍叹了口气。我忙说,等过两年我一结婚,你外孙女婿就帮他洗了,嘿嘿。崔雅萍眉毛一挑,来了精神,有男朋友了?我马上就后悔了,说,没有。她有点失望。过了一会,又开始说我姥爷,他怎么总把衣服穿得七扭八歪的,年轻的时候不这样啊……陈忠诚老人就在这个当口来到餐厅,坐在了崔雅萍对面。
  我忙起身,帮他盛了碗粥,又剥了个鸡蛋。他盯着餐桌上的食物,面无表情地吃了一会,突然对着崔雅萍说,绿豆粥,崔雅萍最喜欢吃。崔雅萍一惊,张着嘴看着他。他又低头吃饭。崔雅萍不甘心,用筷子敲了敲他的碗,陈忠诚,你看看我是谁?我姥爷瞪了她一眼,你不是孙洁吗?中午给我做盐爆花生米。崔雅萍有点不高兴,我告诉你,我是崔雅萍!我有点紧张了。陈忠诚眯缝着眼睛看了她一会,摇了摇头,你别以为我糊涂了,崔雅萍比你白多了,也没你这么胖。再说,崔雅萍,人家也不能回来呀。我姥姥忽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我猜她心里应该有点高兴,心又放回肚子里。陈忠诚又说,你别不高兴,崔雅萍那是个干净人,但是,你比她脾气好。说完傻笑了一下。我扭头看崔雅萍的反应。她却把目光转向窗外,不知为什么,面色有点忧伤。
  算起来卫丽响离开这个家有20多年了,我姥爷曾经非常希望崔雅萍能回来,我和我妈妈都充当过和平使者,但是崔雅萍顽固得像一块生了根的石头,无论如何不肯回头。而且,这么多年,没再有过感情生活。我和我妈妈都难以理解。我妈妈是理解不了她的小题大做,觉得我姥爷既然已经后悔了,她就回来得了呗,哪个男人不犯点错误呢?犯得着得理不饶人让自己受苦吗?而我是不能理解她怎么能够这么多年不交男朋友,她就不寂寞吗?也许,她把多余的时间都用在打扫房间上了?她的家永远那么干净得近乎清澈,把手伸到床底下都摸不到一丝灰尘。她也始终关注着我们这个家里发生的一切,小时候,每次我到她家去,我妈妈一走,她就对我盘问个不停。
  陈忠诚确实健忘。后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又仿佛第一次见到崔雅萍,问她,你是谁呀?崔雅萍眼睛望着电视,随便答道,孙洁。陈忠诚似乎有点不相信,但是又确定不了,索性放弃了这个问题,问,你咋坐在轮椅里呢?腿摔折了。是吗?怎么那么不小心?崔雅萍没吭声。陈忠诚转而又跟她讨论电视节目。我发现,陈忠诚精神不错,也许一下子找到了个说话的伴儿,还是个女的。可是崔雅萍好像不大想跟他说话了,但是他在旁边磨叨个没完,崔雅萍就把电视音量调小了,打算问他几个有价值的问题。你干吗要把孙洁撵走啊?有个人照顾你不是挺好吗?啥?我姥爷一下子没跟上她的节奏,顿了一会,她想跟我结婚啊,那怎么行呢?陈红不会同意的。我马上证明,谁说的?我妈根本就没管你,是你自己不愿意嘛,嫌人家胖。胖吧,也不是大毛病,主要是……文化不行。我把嘴一撇,跟我姥姥说,嘴硬,他就是嫌人家不好看。我姥姥趁机跟进,你那个卫丽响倒是好看,不是也跑了吗?我姥爷脖子一梗,怎么是跑了呢?学习,我支持她去的。这回轮到我姥姥撇嘴了,那怎么不回来呢?我姥爷沉默了半天,蹦出一句,人往高处走嘛!说这话时,似有无限感慨,像个好人儿似的。我据此推断,我姥爷虽然痴呆了,但是喜怒哀乐的感觉还是有的。
  这一天平安度过。陈红很高兴,跟我说,你也有点用呵。我嬉皮笑脸地答,你才知道啊?这样过了几天,两个人似乎都找到了谈话的乐趣。也难怪,我姥姥被卫丽响挤走之后这些年,基本也没人陪她天天说话。我姥爷呢,自从两年前把孙洁撵走,就没人跟他正经说话了,然后就痴呆了。孙洁走后,我妈妈有点后悔了,不光是因为她挨累,主要是没人陪我姥爷说话了。我妈说,如果有个人陪着他,兴许不会痴呆。我说,你也没诚心留人家,怕她死在咱家里。我妈说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姥爷嫌她胖,我有啥办法!我姥爷也真是,70多了还这么好色。前面两个在那摆着呢,你让他怎么将就?
  看着他们和谐相处,我轻松了很多,把精力重新放到了网上。萧伟这阵子追我追得热火朝天,令我十分意外。和他是在一个高中同学的生日聚会上认识的,不知是谁带来的男朋友。午夜时分,他甩掉女友送我回家,也许都喝多了,到我家楼下的时候,他竟然吻了我,而我也竟然没有拒绝。这违背我一贯的作风。撬别人的男朋友、第一次见面就接吻,这都不是我王小舟能干出来的事,可偏偏在他面前都干了。我倒是没怎么后悔,但也没打算当真,本能地觉得,这样荒唐的开始,注定是没有下文的。没想到萧伟却认真起来,迅速和女朋友分了手,郑重地告诉我,这样的一见钟情,他从没有体验过,也许他就是我命中的那个Mr,Right!幸好后来知道了他女朋友只是我高中同学的初中同学,与我并不直接认识,否则,还真不好面对。说不喜欢他是假的,不喜欢怎么没拒绝他的吻呢?可是,万一这家伙是个劈腿大师怎么办?这些天,我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和他继续交往。这萧伟也够逗的,怕我不相信他,把初中、高中、大学的毕业证,还有身份证都拍了照片,在QQ里给我传过来,说请王同学随便去打听,他萧伟绝对是好人家的清白孩子,就连女朋友也只谈过两个。后面是一个泪流成河的兔子头像。我捂着嘴在电脑屏幕前偷偷地笑。说实话,有点动心了。

本文由hg0088手机版登陆-皇冠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hg0088手机版登陆】【星月】百合(中篇小说)

关键词:

【轻舞】倒霉的司机(小说)

大林武校毕业后去南方打工,因为人长得丑,应聘了几家单位都没成功,他不禁有些气馁:自己好歹也是武林高手,...

详细>>

【轻舞】老师的不满(随笔)

hg0088手机版登陆,大周是一家晚报的编辑。这年春节,他联系了几名同学去看望高中时的语文老师刘老师。 刘老师见...

详细>>

【军警】父与子(小小说)

父与子(小小说) hg0088手机版登陆, “儿子怎么还不回来?”狗蛋爹向远方眺望,脖子都酸了,心里忐忑不安。 抗...

详细>>

【春秋】良宵(微小说)

“日在东,月在西,天上生成明光;子居右,女居左,世间配定好字。”杨乌和宁波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原本他...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