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父与子(小小说)

日期:2020-02-09编辑作者:文学

父与子(小小说)
hg0088手机版登陆,  
  
  “儿子怎么还不回来?”狗蛋爹向远方眺望,脖子都酸了,心里忐忑不安。
  抗日战争第七个年头了。鬼子的战线拉长,供应严重匮乏。由于坚壁清野,鬼子频频扫荡,收获甚微。
  气急败坏的鬼子,施行了惨绝人寰的三光政策。将孙家庄烧了,全村几十口人全杀了,仍没弄到粮食。
  鬼子撤了,爹领着狗蛋同村民一起去掩埋尸体。
  村庄烧得面目全非,梁椽子还有余火,断垣残壁内仍在冒烟。空气中弥漫着枯焦和血腥。
  孙家庄人狗蛋爹大都认识,活生生的生命,惨死在鬼子的屠刀下。有的瞪目,有的攥拳,有的卷曲着……狗蛋爹气得牙嘎崩响,泪水直涌,眼迸怒火。
  狗蛋紧跟着爹爹,见死人害怕,不敢靠前,更不敢去触摸,默默搭把手。
  狗蛋娘前几年被鬼子害死,与爹爹相依为命。狗蛋是爹的希望和心肝宝贝。爹娇惯他,走到那带到那,形影不离。爹宁可受苦挨饿,也想法让狗蛋吃好吃饱。
  爹从不舍得动他一指头,狗蛋在爹的呵护下逐渐长大。
  挖坑时爹意外发现粮食藏匿地。叮咛儿子不要声张,以后设法告诉自己队伍。
  狗蛋求胜心切,自告奋勇:“我现在就去,我腿快。鬼子不会注意小孩子。”
  “也好。”爹狠狠心,依了他,“绕山上去报信,快去快回!”
  狗蛋应声跑了。
  处理好尸体,村里人都回去了。
  爹爹悄悄等儿子。
  按说这点路程,太阳没落该早回来,但天黑了这长时间,杳无音信。爹后悔不该让孩子去。远处的枪响使爹心中阵阵紧缩,不会与孩子有关吧?他暗暗为儿子祈祷!
  玉米棒掰净,高粱穗剪光,站立的秸杆被风吹得哗啦响。
  阴云密布,夜色越来越暗,景物越来越模糊。嗖嗖的哨音和另乱的枪声,扰乱夜的沉寂,阵阵闪亮将夜幕撕扯得变幻莫测,阴森恐怖。
  爹爹听到远处声音越来越近,一颗心几乎掉出来:“儿子回来了!”正一阵狂喜,忽听“哇”地一声,一黑压压的大鸟腾空而起,划动着翅膀很快消失。
  惊吓过去,周围依然漆黑,只有秸杆悉数作响。
  爹爹担心儿子安危,心越来越纠结不安。
  等了好久好久,野兔在身旁窜过,黄鼠狼在面前溜过,都惊慌失措,眨眼便不见了。就是没有狗蛋踪影。夜空漆黑,狗蛋爹更感焦虑和失望。不由得叹气。
  忽闻路边处唰啦响,一条黑影钻出来。
  “是狗蛋!”爹爹一眼就认出。惊喜地忙冲上去抚摸儿子,见完好无损,悬着的心总算落下。
  “联系到了吗?”
  “联系到了。”
  “联系到谁了?”
  “你不是常提孙政委,许团长吗?就是他们。”
  “是他们?”爹爹心里紧缩到一起。黑影中端量儿子的脸。
  “嗯。”
  “你认准是他们?”
  “不是他们是谁?还能错了?”儿子吱唔,声音很低。
  爹爹顿然间有一种不详的感觉。不由得一耳光煽过去,厉声吼叫:“给我跪下!”
  狗蛋第一次挨爹爹耳光,脸上火辣辣痛。被打得踉跄,扑腾跪下。
  “兔崽子,那有什么孙政委,许团长,那是老子心中想像出来的。你是不是被敌人俘虏了?快说!你个没出息的!”
  狗蛋号啕大哭,边哭边断断续续哭喊着说:“我见路边有二鬼子,在那张望,被汉奸捉住,说我是八路奸细,将我架到鬼子据点。他们让我看那些刑具,要打我,吊我,还说要灌辣椒水,叫我坐老虎凳……不说就不放我。爹爹,我怕,我怕呀!害怕受罪,怕再也见不到爹爹,便说了!”
  “啪,啪!”爹爹不想听他讲这些,也没安慰他,反而打得更凶。厉声训斥:“为不给鬼子粮食,一个村的人都被敌人杀害,你却贪生怕死,你还是人吗?软骨头!”
  “鬼子将我关起来,要明天带我来认藏粮食的地方。我趁他们吃饭,说要屙屎,好容易跑出来。鬼子发现后追着我打枪,子弹在我身后响。我拚命跑,实在跑不动了,就趴在高粱地里一动不动,他们没发觉。见他们走远了,我才回来……”见爹仍不为所动,意外的冷漠使狗蛋感到羞耻,绝望,委屈。他泣不成声:“我怕死,我混蛋。爹爹,我是你儿子,我错了!我我我该怎么办呀?”
  “那就赶紧去把情况报告给自己人!”
  爹爹领着狗蛋,趁夜色往山上奔去……
  
  2015,2,7 蠡湖                        

本文由hg0088手机版登陆-皇冠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军警】父与子(小小说)

关键词:

【春秋】良宵(微小说)

“日在东,月在西,天上生成明光;子居右,女居左,世间配定好字。”杨乌和宁波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原本他...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钱书记

超市门前围着很多人,我以为又是在搞商品大促销,便挤进去想买些便宜货。 只见一位老太太坐在地上,眼泪汪汪,...

详细>>

【晓荷·天地事】杂院晨曲(征文·散文)

和往常一样,一大早那嘈杂的喧哗声便驱走了长夜的寂静,占领了室外杂院的整个空间,尽管小屋的玻璃窗关得很严...

详细>>

上坟

麦收的季节,又到了养父的忌日,山子望着面前金灿灿的麦田,却愁上眉梢。在农村,两周年,一般都不用待客,但...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