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良宵(微小说)

日期:2020-02-09编辑作者:文学

“日在东,月在西,天上生成明光;子居右,女居左,世间配定好字。”杨乌和宁波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原本他们是不应该在一起的,因为杨乌是皇帝的螟蛉之子,而宁波却是摩尼教的圣女。在这个年代,摩尼教是被称为魔教的。
  杨乌和宁波生来就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不应该相遇的,然而,老天爷却让他们在一起了。当年,皇帝本无子嗣,于是就收了杨乌作养子,谁知道这之后,他竟然很快又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太子长大后,时常嫉恨皇帝宠信杨乌,于是便唆使皇帝让杨乌去围剿魔教。在围剿魔教的过程中,杨乌认识了宁波,并且爱上了她,经历了一番风雨后,他们终于在一起了,良宵,就在今夜。
  然而,就在这洞房花烛夜的日子里,洞房的门被敲开了,皇帝在新婚之夜宣杨乌觐见。
  杨乌对宁波说:“我很快就回来,等我。”可是,宁波等回来的却是杨乌的尸体。原来,皇帝并未召见杨乌,而是太子假传圣旨,在进宫的路上伏击了杨乌。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菊花开了,菊花又残了,大雁南飞了,可是,人却还未还。一重云淡,一重山高,数叠遥山伴随微雨,门前的斑竹枝上,泪痕点点,刻满了宁波的相思之情。可是,无奈何她只能在夜深月明时,用瑶琴寄托自己的悲怨。
  风露浩然,山河影转,明月还是那千年前的明月,它照尽了古往今来的凄凉。这天晚上宁波默默向大明神祈祷道:“尊敬的大明神啊,永远之父察宛,请您听我的祝祷:三界独尊,普度众生,慈悲父母,亦是三界大引道师,亦是含灵大医疗主。亦是妙空能容众相。亦是上天包罗一切,亦是实地能生实果。亦是众生甘露大海,亦是广大众宝香山,亦是众金刚宝柱。亦是巨海巧智船师。亦是火坑慈悲救身。亦是死中与常命者,亦是众生明性中性。亦是三界诸牢固狱解脱明门……”她不奢望别的,只希望得到一个孩子,一个她和杨乌的孩子,大明神是摩尼教的最高神,也是光明王国的首领,她相信,大明神一定会满足她的要求。
  这天夜里,寒夜冷冷清清,宁波独自饮着愁酒,她有千言万语想和杨乌说,可直等到泪流尽,灯烛残,却还只是孤零零地只能照出她一个人的身影。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逐渐显现在灯影前,杨乌来了。
  “感谢大明神。”宁波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她知道,那是一个已经故去的人,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可是,她相信大明神是无所不能的,哪怕只有瞬间的欢愉,也强似百年的厮守。她一下子抱住了杨乌。
  洞房悄悄,绣被重重,少年缱绻,夜永欢余。宁波知道,身边的杨乌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人,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和他约定枕边的海约山盟,同忆当年翠云偷翦。只可惜,片刻幻影终须散,她虽然心中只愿人间天上,暮云朝雨长相见,却无奈还是要和心爱的人分别。她能够感觉到,杨乌轻轻抹干了她眼角的泪水,对她说:“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开放,用最美的瞬间,换你一夜的欢笑。”
  宁波的意识慢慢地模糊了,模糊了,她清醒的最后一个瞬间,看见的是杨乌的笑脸。
  第二天,当宁波醒来的时候,她不禁困惑起来,昨夜,究竟杨乌到底是不是真的来过呢,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自己过于思念杨乌而出现的幻觉。直到她在床单上发现了自己留下一丝红痕,又看见了杨乌留在桌上的书信,她才确信,那一切,竟然都是真实的。是大明神,赐给了他们一夜良宵。
  信很简单,只有这样几句:“我也曾拔剑出鞘,驰骋在战场,我也曾儿女情长,衣襟沾上美人泪胭脂香。来生怎样我不知道,而今我将独自走这黄泉路,只留下两三行绝别诗,期待着能够有来生,和你相遇在梅边柳下。”
  第二天,皇帝宣见了宁波,原来,他看上了美貌的宁波,想纳宁波为妃子,听到这里,宁波一下子想明白了,其实,皇帝是默许太子杀死丈夫的,只为了占有她这个有夫之妇,她又气又恨,当场便晕了过去。皇帝派太医给宁波检视病情,却发现宁波竟然怀孕了。
  太子告诉皇帝,宁波一夕有孕,定是使用了摩教的妖法,如果不是,那就说明她早就和杨乌行了苟且之事,这样的女子,如何能当诰命夫人,如何为天下女子做表率呢?更何况,宁波是魔教的圣女,这孩子将来必然会破坏江山社稷,不如及早除去。
  宁波逃走了,她毕竟是魔教的圣女,要逃出皇宫还是不难的。但是,逃出皇宫又能如何呢,她遭到了太子的围捕,迟早会被抓住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宁波身心疲惫,四处躲藏,在一个黑漆漆的夜晚,宁波回到了大云光明寺,可是等待她的,却是残垣断壁,这时她突然感到腹中一阵剧痛,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台阶上。
  等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宁波却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身边躺着两个初生的婴儿,他们光着身子,哇哇地哭着,劲头十足的样子,宁波取下自己身上的令牌,放在了其中一个的身上,然后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本文由hg0088手机版登陆-皇冠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春秋】良宵(微小说)

关键词:

【hg0088手机版登陆】钱书记

超市门前围着很多人,我以为又是在搞商品大促销,便挤进去想买些便宜货。 只见一位老太太坐在地上,眼泪汪汪,...

详细>>

【晓荷·天地事】杂院晨曲(征文·散文)

和往常一样,一大早那嘈杂的喧哗声便驱走了长夜的寂静,占领了室外杂院的整个空间,尽管小屋的玻璃窗关得很严...

详细>>

上坟

麦收的季节,又到了养父的忌日,山子望着面前金灿灿的麦田,却愁上眉梢。在农村,两周年,一般都不用待客,但...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平安街

有一天,我驻足在曾经经常走过的平安街道,熟悉的气味说不清楚地闯进我的鼻子里,这时我的心里跳出一个小人来。我...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