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手机版登陆】钱书记

日期:2020-02-02编辑作者:文学

  超市门前围着很多人,我以为又是在搞商品大促销,便挤进去想买些便宜货。
  只见一位老太太坐在地上,眼泪汪汪,面前是一大堆打碎的鸡蛋,一个留着五寸分头的小伙子,双手背着插在屁股后面的牛仔裤裤袋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嘴里还不干不净地嚷嚷:“大家评评理,这能怪我吗?明明是这老东西不长眼睛,往我身上撞,现在想借鸡蛋讹钱,没门!”
  看热闹的人群一阵骚动,大家你推我,我挤你,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小伙子见没人吭气,便往上衣口袋摸了摸,我以为他是拿钱包多少赔老太太一些钱,可他却掏出一包中华烟,给周围看热闹的烟民每人递上一根,自己也叼一根到嘴里,点着火深吸一口,吐出一串漂亮的烟圈,然后慢吞吞地说:“没什么事我走了哈,大家见证一下,不是我撞她,是她撞我,看我这衣服,都被鸡蛋弄脏了,她年纪大,不让她赔,算对得起她了。”
  “算了吧,一篮鸡蛋也值不了几个钱,大娘你就自认倒霉吧。”烟民中有人出面当“和事佬”。
  “就是就是,鸡是自家养的,过几天就又有一篮鸡蛋,都这一把岁数了,何必跟一个毛孩子计较!”另一个烟民说。
  听着众人的话,小伙子将手中的烟头用力辗在脚底下,准备开溜走人。
  “想溜是不是?先赔大娘的鸡蛋钱!”人群中突然挤进一位中年人,一把揪住小伙子的衣服。
  “那老东西是你什么人?是你妈呀?别把自己当太平洋上的警察,管得宽!惹毛了老子,有你好果子吃!”小伙子凶相毕露,出言不逊。
  “嘴巴再不放干净点,我就替你爸教训你这小子一顿,你信不信?快把奶奶的鸡蛋钱赔了,按市场价,土鸡蛋,一块钱一个,不赔你今天休想走人!”中年人也来火了,恨不得一拳打下去。
  小伙子瞅瞅中年人,膀大腰圆,比自己还高一头,一对一来硬的自己肯定吃亏,于是口气缓和下来:“叔叔,我口袋没那么多钱,我打个电话,让家里人送钱来,行不?”
  “行!快打电话!”中年人见小伙子服软了,也松了口气,放开了抓小伙子衣服的手。
  小伙子挂完电话没几分钟,人群里外便来了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谁不要命了,敢惹我大哥,大哥,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看热闹的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道来,都为中年人捏了一把汗。
  “就是他!”小伙子往中年人身上指了指,又恢复了趾高气扬的模样。
  几个年轻人围住中年人正准备动手,卖鸡蛋的老人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挡在中年人前面:“你们别难为他,鸡蛋不用赔了,这都怪我,我给你们赔礼行吗?这不关他的事啊。”
  “不行!谁叫他招惹我大哥,今天不给他点颜色看,还以为哥们是吃素的!”一个年轻人边说边对中年人举起了拳头。
  “钱书记,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呢。”这时候,人群后钻进来一个人,跑得气喘吁吁,对着中年人大叫。
  “急什么?我这儿还有事没处理完呢,让他们再等会。”中年人对来人挥挥手。
  “钱书记?新调来的县委书记不是姓王么?”看热闹的人群开始骚动。
  “可能是法改委的书记吧?这下有看头了,看这几个小伙子怎么收场。”另一个看热闹的人说。
  “钱书记,我们真不知道您是书记,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我们当做一个屁,放了吧。”刚准备对中年人动手的年轻人连忙把手收到了背后,庆幸自己这一拳没有打下去,要不就该“二进宫”了。
  “钱书记,对不起,都怪我走路太冲,撞到了老奶奶,打碎了她的鸡蛋,我赔,我全赔,希望您高抬贵手,别与我们一般见识。”小伙子也走上前来,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元钱,递到老奶奶的手上,向老奶奶连声道歉。
  “你们知错能改就好,这样的事以后千万别再犯,大家散了吧!”钱书记果然大人大量,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卖鸡蛋的老太太一眼,拉着来找他的人匆匆走出了人群。
  “打麻将三缺一呢,大家都等急坏了,你这‘输记’不到场,我们赢谁的钱呀?可别说,你刚才那架式,那气度,还真有点书记的范儿呢。”来人边说边哈哈大笑,两人跑到不远处的棋牌室门口,中年人突然止住了脚步说:“小张,不瞒你说,刚才那卖鸡蛋的老太太是我的继母,小时候她对我不好,我一直记恨他,自从父亲去世后,我就没去看过她,知道她靠养鸡卖鸡蛋过生活,日子过得紧巴巴,可却隔三差五地往我家里送鸡蛋。刚才那帮年轻人一起对付我时,她那惊恐的眼神,让我突然间醒悟:这牌,我不能再赌了,我一年输的钱,足以让继母过一个舒心快乐的晚年啊。”
  中年人返身往回跑,边跑边回头说:“小张,以后‘钱输记’这称呼,你可以继续叫,今天可是这称呼帮了我的大忙啊,谢谢啦!我去帮老妈卖鸡蛋去!”   

本文由hg0088手机版登陆-皇冠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hg0088手机版登陆】钱书记

关键词:

【晓荷·天地事】杂院晨曲(征文·散文)

和往常一样,一大早那嘈杂的喧哗声便驱走了长夜的寂静,占领了室外杂院的整个空间,尽管小屋的玻璃窗关得很严...

详细>>

上坟

麦收的季节,又到了养父的忌日,山子望着面前金灿灿的麦田,却愁上眉梢。在农村,两周年,一般都不用待客,但...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平安街

有一天,我驻足在曾经经常走过的平安街道,熟悉的气味说不清楚地闯进我的鼻子里,这时我的心里跳出一个小人来。我...

详细>>

人生若只如初见

漠北沙 犹记得那是乾安五年五月的雨天,狂风带着暴雨卷袭了漠北的狂野炙热,豆大的雨簌簌落下,好似千军万马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