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天地事】杂院晨曲(征文·散文)

日期:2020-02-02编辑作者:文学

  和往常一样,一大早那嘈杂的喧哗声便驱走了长夜的寂静,占领了室外杂院的整个空间,尽管小屋的玻璃窗关得很严实,但终究不是纯粹的隔音器具,李欣终于躺不住了,他不情愿地撩开了遮在身上的半幅绒毯,草草地穿了衣服,拉开门出去。
  “呦,李书记,这么早就起来了!是去散步呀,还是来和咱们的张侃爷一比高低?”说话的是一位年约三十五六岁的中年妇女,个头不高,看去稍有些驼背,眯着一双蝌蚪型的眼睛,凹凸不平的脸上,隐约地可以看到那不甚明显的班驳的肤色,借着这薄薄的晨曦很难确认是自然的形成还是粉饰的原因,她的嘴巴也显得不大理想,一副淡黄的牙齿,失控地凸露在双唇之外,可正是这张不起眼的嘴,却成了她最值得自豪的资本,曾为她立下了赫赫战功。
  “我说白夫人,你这不是为难老李吗?书记嘛,事情多呀,不象你,整天没事吹喇叭”,一旁的张企生,一边用手下意识地拍打着裸露在印有“古城”的蓝色背心外胖得发颤的肩头,一边撇着可以如意变形的嘴巴,不屑地说,“喂,老李,有空给部下们聊聊调到绿化办后的情况。搞绿化可是一项好工作,又省心又能舒舒服服地‘养老’,不过,人说有一弊则必有一利,你看在座的各位侃员,不都是当年你的部下吗?在农校有一样好处,可以赚它几个月的假期,要不然,诸位怎么有这么大的闲精神?”
  “那你……”
  “我?哦,今儿不是星期天嘛!我和你老一样,虽然没收了假期,可星期天还是自由的嘛!”
  “对了企生,听说你从农校调到局里不久,就荣升为科长,祝贺你呀!”老李本是一个不善言语的庄重人,但迫于这种情况也只好屈身坐在石阶上开了腔。
  “嗨,我说老李呀,你太夸奖了,那算什麽,不值得祝贺”。
  “看见没呀,说他喘他倒真咳起来了”。住在侧屋,最爱打哈哈的农校伙夫小魏见机插了嘴。
  “呦,瞧你说的,张老师就是有些本事,反正比你我强得多”白夫人接过了话茬。
  “那当然,起码有两点我是不具备的,一是侃,二是攀”,小魏边说边伸手做着向上爬的手势,但他马上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手又不自然地缩了回来接着陪笑地对着张企生,“哦,我是说……是说……,是说你有一股勇于攀登的精神”。
  “唔,你说的有点眉目,但还是不够准确”。白夫人的蝌蚪眼眯成了一道细细的的缝儿,皮笑肉不笑地说,“还有一招呢,你看!”,话音未落,“啪”地一下,她的一条挽到膝盖的腿迅速抬起,又猛劲地跺在地上,随着响声,人群爆发出哈哈的笑声,哈哈的最欢的,要数白夫人自己,她为自己的表演博得大家的喝彩声而高兴,所以,直到别人的笑声都已经听不见了,她的哈哈声还在持续。
  张企生似乎并不生气,他用一种不屑一顾的目光斜眼看着白夫人那只刚刚作了表演的脚,颇具讽刺地说:“我说白夫人,以后出门先条理好了,穿双象样点儿的鞋,要不,表演起来也是尽出洋相”。白夫人反射地低下了头:呀!——那双旧得发黄的条绒松紧鞋,可能由于刚才振步太激烈了,前面张开了大嘴,怪不得大家笑个没完。她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她真后悔,刚才实不该没完没了地乐,却原是开了自己的玩笑。
  “我说白嫂,你外边这身衣服倒是挺干净挺时髦的,可你怎地就不洗洗袜子哪!看袜筒是白呢绒丝的,可要从‘了望镜’看,嘿,那简直是地道的‘黑龙江’呦!”哈哈王小魏的一席话引得大家轰然大笑。
  “小魏呀,给白嫂留点面儿吧”,张企生存有报复地故意取笑道,“还是让白嫂先回去换一双鞋袜吧!”又是一阵笑。
  尴尬。
  “你们年轻人聊,我去遛遛。”老李终于坐不住了,起身告辞着。
  “怎么样?我说老李嘛,虽说现在不是书记,可终究是多年来党的老干部,没心瞎聊,正事多着哩,忙吧!”张企生机械地重复着拍打肩头的动作,很有一点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味道。
  白夫人也借此摆脱着自己的窘境,油腔滑调地对着李欣:“半天怎地就忘了老李在这儿啦,开场书记作报告嘛,老规矩了,今儿怎地不兴了?”
  ……
  老李款款地笑了笑,径直向院大门那边走去。
  这时,太阳快要升起来了,光秃秃的东山头,象是戴上了一顶橘红色的魁冠,比先前漂亮多了。李欣朝着朝阳方向走着,望着这一魁丽的景象,他本能地想起了自己,啊!我原本也是戴有魁冠,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人物,可现在却成了那光秃秃的东山头……   

本文由hg0088手机版登陆-皇冠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晓荷·天地事】杂院晨曲(征文·散文)

关键词:

【hg0088手机版登陆】钱书记

超市门前围着很多人,我以为又是在搞商品大促销,便挤进去想买些便宜货。 只见一位老太太坐在地上,眼泪汪汪,...

详细>>

上坟

麦收的季节,又到了养父的忌日,山子望着面前金灿灿的麦田,却愁上眉梢。在农村,两周年,一般都不用待客,但...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平安街

有一天,我驻足在曾经经常走过的平安街道,熟悉的气味说不清楚地闯进我的鼻子里,这时我的心里跳出一个小人来。我...

详细>>

人生若只如初见

漠北沙 犹记得那是乾安五年五月的雨天,狂风带着暴雨卷袭了漠北的狂野炙热,豆大的雨簌簌落下,好似千军万马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