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坟

日期:2020-02-02编辑作者:文学

  麦收的季节,又到了养父的忌日,山子望着面前金灿灿的麦田,却愁上眉梢。在农村,两周年,一般都不用待客,但上坟、烧纸却是少不了的。可这么干燥的天。常言道水火无情!况且,养父的坟又在麦地中间,万一歹了火,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考虑再三,山子只好回到家里,和养母慢慢地商议:“不如等麦子收割后,再给养父烧纸吧。”
  谁知话一出口,养母就勃然大怒,哇哇大骂不止。养母今年七十多岁,矮个子,黄脸皮,高颊骨,低鼻梁,小眼睛,骂起人来,口角喷沫。什么忘恩负义、转眼无情、白眼狼、缺德、天打雷轰、不得好死……养母的为人,村里人有目共睹,人人避而远之,绰号“骂破天”,闻名四邻,无人敢惹。
  没办法!每次听到这骂声,山子都头疼欲裂,无能为力。一跺脚,忿忿不平的走出家门,下地去!
  来到离村不远的另一块麦田,看着眼前沉甸甸的麦穗,山子长长地吐了口闷气,小心翼翼地走进麦垅,清理起里面的燕麦来。
  刚刚搞净半亩多地,忽然听到有人高喊:“救火唠!救火唠!失火了……”猛抬头,见村头的麦地里烟尘迷漫,火苗冲天。不好,一定是养父坟地……
  山子飞速地向村头跑去。到地方,山子夺过一老者的水桶,慌忙冲进麦田。
  众人拎水举锹,齐心扑救!好在那块地就七八亩,与外地间隔了一条小沟,才控制了火情。等救火车来到,一阵高压水枪高高地喷洒,众人才长吁了口气。火灭了,可这五六亩麦子,却已化为灰烬。
  而地头,养母披头散发,还在哭天嚎地,咒骂不停……
  “嘀喽,嘀喽……”一辆警车由远而近。
  山子回过头,再找养母时,早已杏无踪影,溜之大吉了……

本文由hg0088手机版登陆-皇冠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上坟

关键词:

【hg0088手机版登陆】钱书记

超市门前围着很多人,我以为又是在搞商品大促销,便挤进去想买些便宜货。 只见一位老太太坐在地上,眼泪汪汪,...

详细>>

【晓荷·天地事】杂院晨曲(征文·散文)

和往常一样,一大早那嘈杂的喧哗声便驱走了长夜的寂静,占领了室外杂院的整个空间,尽管小屋的玻璃窗关得很严...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平安街

有一天,我驻足在曾经经常走过的平安街道,熟悉的气味说不清楚地闯进我的鼻子里,这时我的心里跳出一个小人来。我...

详细>>

人生若只如初见

漠北沙 犹记得那是乾安五年五月的雨天,狂风带着暴雨卷袭了漠北的狂野炙热,豆大的雨簌簌落下,好似千军万马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