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日期:2020-01-25编辑作者:文学

漠北沙
  
  犹记得那是乾安五年五月的雨天,狂风带着暴雨卷袭了漠北的狂野炙热,豆大的雨簌簌落下,好似千军万马的到来,那一层层热气腾起,烟雨朦胧恰似江南水乡。
  现时江湖武林众多豪杰齐聚漠北边塞的归来镇,共商围剿魔女宋轻轻之大计。
  魔女宋轻轻自两年前凭空现身中原武林,暗中伤七大门派掌门,挑去其经脉,废其武功,残忍程度令人发指,导致诸掌门羞愤自杀。同时,武林四大家族也遭到暗杀,或死或伤,连德高望重的慕容庆老庄主也没放过。一时间,武林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在新任武林盟主慕容飒的带领下,他们一路追赶宋轻轻到了漠北边陲,誓要将宋轻轻诛灭于此。
  俊秀少年悄悄退了出去,对里面的激烈氛围,敬谢不敏。凭栏望雨,这是来漠北的第一场雨,沉重如玉珠齐齐滚落玉盘。彼时,他想起一个如漠北沙漠壮丽狂傲的女子,心里突地一疼,开不了口的话语,终化作心上的伤。“你,还好吗?”
  怔忡之时,身后传来少女兴奋的声音,“慕容翊,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少年不着痕迹的退出她的亲昵范围,疏离淡漠:“青青小姐有什么事吗?”他是个少年老成的孩子。
  少女浑然不觉他的疏离,笑着说:“姐夫他们今晚上要去围剿那个魔女,不准我去,你带我去玩好吗?”少女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爱慕之情,打从他随姐夫到府上时,她便爱上这个带着些许忧郁的俊秀少年,姐姐如愿嫁给了他哥哥,而她便只想成为他的妻。
  一抹冷意闪过眼角,被他很好的掩饰住:“好啊!听说今晚这里有节日宴会。”
  沈青青眉眼带笑,沾染着漠北难得的湿意,满足的离去。
  “翊,别让我失望。”挺拔男子悄然无息地出现在他身后,冷峻的容颜与慕容翊有七分相似。
  少年闻言,不曾回过身,只嘲讽的笑了:“我还以为我早已令你失望了。”此时,他脸上是不加掩饰的不屑之意。
  男子还是迟疑的开口了:“你……见过她了?”她,不用他多说,翊也应该知道是谁。
  “大哥是希望我见到她吗?”既然选择伤害,那就不要再有奢望,“大哥,可还记得临来我的话吗?”
  面对漠然的弟弟,慕容飒有些力不从心:“翊,别陷得太深了。”他记得他说:慕容飒,你会后悔的。是吗?不,他不会后悔,永远不会。
  慕容翊默然看着高傲男子离去,心里叹问:这就是你用生命来爱的人吗?绝情且自私。不值真得不值。
  
  江南祭
  
  归来镇虽处漠北边陲,但因两国贸易往来甚为频繁而非常繁荣闹热。
  因白日里下过雨,空气里绝对湿润,带着新鲜空气萦绕心间,话说,漠北的夜晚是有些凉薄的。
  沈青青一路上兴奋极了,蹦蹦哒哒好不活跃,相比之下,慕容翊便安静的过分了,漫无目的的仿佛世外喧嚣都与他无关似得。
  “慕容翊,你看!”沈青青得了件好玩意儿,戴着脸上兴高采烈的要他看。
hg0088手机版登陆,  一张做工精致的昆仑奴面具,上面雕刻的彩画栩栩如生。
  慕容翊一眼望去。
  那一刹那,恍如隔世。
  隐于面具之后的瞳眸,流光溢彩,如江南最清澈的湖水,潋滟生光。
  一股气血上涌,他鬼使神差的吻住了少女饱满娇嫩的唇瓣。口中低喃唤着:“青青。”
  第一次遇见是在江南,那个自古温婉娟秀的水乡丽景。
  好不容易偷跑出来的他,被上元节的热闹气氛给吓蒙了,一片繁华绚丽之景迅速掠夺了他的眼眸。
  呆愣之际,突然到至眼前放大的鬼面,把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心有余悸的他才发现那是一张做工精致的昆仑奴面具,他不禁气恼,堂堂男子汉居然被一张面具吓倒了。可是他的不忿在看到面具后的人时,便随风消逝的一干二净了。
  女子五官说不上精致,但结合在一起却是异常的美丽,烛火摇曳映射着女子眉宇间的豪情,漆黑的眼珠,挺俏如玉的鼻子与一张胭脂薄唇,刹那生色,点缀着身后的漫天火样烟花,踏着江南水雾出现在他面前。
  她颇为抱歉的扶起他,“我看你太可爱了,才会逗你的,没事吧!”
  “我叫宋轻轻,你呢?小弟弟。”她笑靥如花。
  
  红颜醉
  
  他不喜欢她叫他小弟弟,可她总是改不过来,因为他确实比她小五岁,那年他十三岁。
  而他固执的不叫她姐姐,只喜欢一遍一遍乐此不疲的唤着她的名字,她无奈只得允了,他知道她来至遥远的漠北,那个有着浩瀚沙漠,霞红胡杨的地方。可是他怎么也想不通那样鸟不生蛋的地方,怎么就孕育出这么个水色女儿呢?尽管她的个性如漠北似火朝阳。
  终于他频频逃家的现象被大哥发现了,他们慕容家虽跻身四大家族,但这些年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他父早逝,他由兄长带大,对其兄可谓敬畏有加,特别是大哥那一张冰山脸,最为可怕。
  后来他想,如果当时他没好奇冰与火相遇会发生何事,是不是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呢?可惜事实是,他将大哥带去见她了,当他看见她眼眸转深,就知事情不妙了。
  她爱上了绝情公子慕容飒,爱的那般深沉狂野,义无反顾的如漠北夜晚凛冽尖锐的寒风。
  他是见证人,见证了她为他滞留江南两年,终于是火融化了冰。
  其实他挺乐意这样结局的,因为即便她成了自个大嫂,只要每天能见着她,也是好的。
  虽然他骨子里认为那样如火如荼的别样女子更该驰骋在骄阳似火的金色大漠里。
  她是个单纯的女子,因为连他都她看的清楚,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他都看透哥哥温情背后的险恶阴谋时,只有她还单纯傻傻的一心一意爱着他,爱的义无反顾,爱的身败名裂,爱的灼热激情。
  世上怎么会有这般傻的女子?直到他到了漠北才明白,她不是傻,只是爱了就爱了,亦如风沙相随,无论到哪儿风总带着沙,生生世世,不离不弃,不寂不灭。即便就算知道被人利用也甘之如饴。
  他漠然放开沈青青,眼眸越过重重人海,透过漫天璀璨星光,一眼就看到了灯火阑珊下的她,她美丽如昔,只是眼角染伤,她向他轻轻挥着手,笑容恍惚落寞,他惊恐的追逐去,却再不见她的身影。
  一滴泪倔强的泪悄然落下,他知道从此以后,他再也见不到那个宛若大漠苍鹰的绯色女子。
  他知道,再不会有位女子依偎着他肆虐的笑,眉眼弯弯,明媚如月牙。
  再不会有位女子在他伤心时,默默陪他坐在桥头,共看细水长流。
  再不会有位女子在他开心时,笑着陪他走遍大街小巷,共品人生五味。
  他记得,她曾说:“小翊,永远不要涉足江湖,江湖其实很残酷。”
  自小生于武林世家的他心中便有个江湖,侠义仗剑,游历天下,除天下所有不平之事,斩天下所有奸佞之人。他以为他所处的江湖就是他向往的江湖。是她帮他认清了这个江湖的真面目,血雨腥风,自私丑陋。自诩大英雄大豪杰的人们,却又有几人一心为公?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又有几人可以抛却?
  这个江湖,他厌倦了。他,再也不来了。
  
  晚香袭
  
  乾安五年五月十九日,晚。魔女宋轻轻被七大门派围困,坠落悬崖,生死不明。
  江南的夜,惆怅璀璨。
  夜风晚袭,慕容飒又想起了那个女子。那个笑容明媚,豪情万丈的漠北女子。他想,他终其一生也忘不了她。
  翊说的对,他会后悔的。这次,他是真的后悔了。
  温婉青衣女子推门进来:“夫君,该喝药了。”
  他面无表情接过,一饮而尽。
  “小叔已经离开了。”她道。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知道了,你出去吧!”
  沈畅音欲言又止,终是轻叹一声离去。她知道,她永远再无可能走进他的心里。
  门阖上,一室昏黄。
  “轻轻,你该是恨我的吧!”他拿出一把精巧的匕首,苦涩的笑了。
  那晚她的表情,他都看在眼里。依旧不恨,只是带着淡淡的忧伤。
  他清楚记得她说:“不恨,因为仍爱着。”
  后来她说了什么,他不知道,因为她已被围困崖顶,插翅难飞。
  在前有虎狼后有万丈悬崖的情况下,她毫不犹豫的纵身跃下,挥洒了她人生的最后宏丽精彩。世人都道魔女宋轻轻武功邪异,却不知她只轻功了得,武功不过三脚猫而已。
  她是个善良纯净的女子,可惜她错误的爱上了他这个恶魔,从此,便坠入永世不得超生的阿鼻地狱。
  江南三月氤氲里,他见到了她,或许心动了。可是他的心比铁还硬,儿女情长只会羁绊他的雄心壮志,所以他就一直对她冷若冰霜。但他没料到这个女子竟为他滞留江南两年,可改变他的只是一个真相。她竟是后事景仰的大豪杰宋海滨之女。
  宋海滨是武林中的一个不朽神话,十五岁学成出山,十六岁之剑击杀恶贯满盈的黑风寨上下百人。十八岁投身军营,在抵抗匈奴铁骑进攻下屡立奇功,战后便销声匿迹。知道二十岁现身灭魔大会,单挑魔教四大长老全身而退,创造了武林最年轻的不败神话。二十五岁的他再次失踪,到如今也没人再能超越他的战绩,皇宫凌烟阁内仍挂着他的画像,他就是武林的一个不败神话。
  每次谈及她的父母,她眉宇间便带上了自豪,不是因为外界的传言,而是她心中的神圣。她母亲是魔教遗孤,与她父亲爱恨纠缠,但两人最终修成正果,隐退漠北,因为对父亲口中的江南神往已久,所以她策马驰骋而来。
  
  武林梦
  
  爱上她是个阴谋,不过是想得到宋海滨的武功秘笈,重树慕容家族声威罢了。她傻傻的被他利用,即便将暗杀掌门的事嫁祸到她头上,她还是一样信他,明明知道那伤人剑法是她父亲独创,她也舍不得来责问他。
  他只记得崆峒掌门死后的第二天,她很是气恼,因为她那晚正巧现身崆峒,就被当做了杀人凶手,又因与魔教圣女颇为相似的容貌,更是被叫作了魔女。
  “飒,明明我是在等你嘛,怎么就成了凶手了?”她挽着他的手娇嗔道。
  那一瞬间,他几乎控制不住要杀她,因为他意识到,宋轻轻是个聪慧的姑娘,她一直默默的看着他,看着他用她父亲的剑法杀人。
  为她,小弟跟他吵过,原来她还虏获了慕容家另一个男儿的心。
  “你如此利用她,难道你以为她真得什么都不知道吗?”翊很激动。
  他说:你自以为得到了一切就能填补你心中的空虚,却不知道你根本就没有心。
  临去漠北的前一天,少年一场陌生的对他说:此去,你再也见不到她了。
  是的,那一刻他感到恐慌,不明所以的失落。这种感觉,在他亲手了解爷爷慕容庆时,也没有出现,因为爷爷是心甘情愿的,为了慕容家重新站立,爷爷不惜以死成全。
  为此,他亲手将这个深爱他的女子推向了不归路。叙旧为名,约她于漠北之巅。他是带着刀去的。此刀非彼刀,是整个武林的愤恨。
  只记得她最后的音容,带着一种解脱释然。那夜以后,他患上了寒疾,药石不灵。
  他恼怒,为什么到最后她都无恨?为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折磨他么?
  只愿君心似我心。她增他匕首,以表决心。为他顶去所有罪名,从此忍受世人唾弃,亡命天涯。
  他想问她可有后悔?
  她在他迎娶神风山庄大小姐沈畅音之时,送来贺礼以表祝福。一纸花笺:人生若只如初见,恨不白首不相离。
  他便知她从不后悔,而他也从此欠上了她。
  一年后再见,已是生死两茫茫。
  那夜,漠北之巅。他问她可有后悔。
  漠北凛冽的寒风卷起她的绯衣,衣袂飘飘。她的声音恍惚且清晰:“爱上飒,轻轻永誓无悔。”
  
  忆江南
  
  乾安八年六月十五日,新科状元慕容翊迎娶当今五公主,自此,位列三卿,权倾朝野。
  又到了上元灯节,一如往年热闹。只是再不见被吓呆的青涩少年和灿若朝阳的绯衣女子。
  江南依旧娟秀如昔,依旧热闹如斯。
  街市在灯火长龙中显得格外明亮,摩肩擦踵的人们都带着愉快的笑意。人群中一大一小尤为瞩目,因为男子实属人中龙凤之类,孩童则是天真烂漫。
  “爹爹,抱!”四岁女孩对着俊朗丰神的男人甜甜的撒着娇。后者则是宠溺的抱起女孩,疼惜的揉着她的小脑袋。
  “忆儿想要什么?”他温和的笑道,全然没有朝堂上的锋芒冷酷。
  女孩咯咯的笑着,亲昵的搂住他的脖子,“忆儿想要爹爹亲亲。”说着口水涂了男人一脸。
  男人开怀大笑,“忆儿真是调皮,吐了爹爹一脸口水。”男人用自己满是胡茬的下巴亲亲小人儿的脸蛋,惹得小人儿躲闪不及,只一个劲儿笑。
  “忆儿最爱爹爹了。”
  看着这张似曾相识的小脸,男人有一瞬间恍惚,恍惚中他好像又看见了那个踏着璀璨阳光而来的女子。“爹爹也最爱忆儿了,忆儿是爹爹此生最珍贵的宝贝。”所以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人能够伤害你。曾经无法保护的人,那如今就要弥补,保护那人最珍贵的,亦是他最珍贵的。
  转过街角,踏上一条静谧宽敞的青石板路,沿着两旁盛开的蔷薇花,一大一小手拉着手缓慢的行走。
  当男人牵着女孩走进慕容家时,有一刹那他的脑子是空白的。不过三年,却犹如隔世。
  那个曾经风华绝代的绝情公子,此时敛了锋芒,一脸病容,好似苍老了十年。
  慕容飒看到一脸茫然的小忆儿时,满脸惊骇,随之浮上饿是深深思忆与蚀骨的痛楚。原来,真得不能忘记。
  “大哥。”慕容翊轻唤他一声,相对两无言。弯身对小人儿道:“忆儿,快叫伯父。”这个连他都觉得讽刺。   

本文由hg0088手机版登陆-皇冠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若只如初见

关键词:

hg0088手机版登陆平安街

有一天,我驻足在曾经经常走过的平安街道,熟悉的气味说不清楚地闯进我的鼻子里,这时我的心里跳出一个小人来。我...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爱心教援

一支传方传技传医道、送礼送药送健康的义务宣传队穿行祖国大地,走遍大江南北。他们就是与世界卫生组织接轨的...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比寂寞更寂寞

【一】 “浪费比卖淫更可耻。”黄一一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洛菲菲鄙视她一眼,说:“你丫绝对是吃不着葡萄偏说...

详细>>

来生,拜拜

【一】 当她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岁月荏苒已经年。 她扪心自问:“长歌,你还好吗?” 即便早已过去,但再忆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