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手机版登陆】比寂寞更寂寞

日期:2020-01-25编辑作者:文学

【一】
  “浪费比卖淫更可耻。”黄一一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洛菲菲鄙视她一眼,说:“你丫绝对是吃不着葡萄偏说葡萄酸的心理。”
  “人家有钱买LV,你愤恨个什么劲儿?爱要不要!”楚嫣一把抢过她手上的包包。
  一一立马反扑,笑着打哈哈:“白送的东西傻子才不要呢!更别说是名牌。”
  话出口,便遭两女唾弃:“钱奴!”
  话说,名曰黄一一的某女有极度仇富心理,但又不可避免染上时下流行的名牌控,哪个女人不喜欢名牌包包、香水的。而她在愤恨有钱人的无耻浪费的同时,也还是希翼自己拥有这些东西的,虚荣心总还是有的。她是个矛盾的个体。仇富却又是个十足的拜金女,跟大多数拜金女一样,每天都在幻想有一天英俊的王子骑着白马,将自己接进金碧辉煌的皇宫,就此锦衣玉食,富贵荣华。可是,她注定与富贵无缘,有钱人倒是多,可她就没碰见一个,也没一个看上她的,所以,她觉得,小说里的根本就是骗人的,只可以慰藉贫乏精神,不能满足潦倒的现实。所以,她现在还是大龄女青年一枚。而人小梁小姐却已嫁入豪门喜得麟儿荣华富贵。当然她小模样长得不咋地,至少不会对不起观众,气质勉强算得上书香,身材一般,为人毫无建树,工作上也没丁点儿上进心,只求温饱即可,生平最大爱好就是看书(小说)、睡觉、宅家。可谓是全身上下没有丝毫优点,反正就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闲散人士。
  洛菲菲眼见一一快奔三了,心里那个急啊!说:“一一你干脆找个好人嫁了吧!”
  楚嫣也说:“咱手里可有一大把青年才俊,包您满意!”
  一一冷笑,说:“你就一拉皮条的。青年才俊能看上她?怕是天上要下红雨吧!她一小市民,一没貌二没家世,谁看的上啊?除非那人脑子有包。”这俩女人是属于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和她们做朋友绝对是她人生最大败笔,当然,一星期的牙祭还是可取的。洛菲菲就是传说中的红颜祸水,那小模样不论是男人女人,只要她瞟上一眼,铁定骨头都酥了大半,身后手持玫瑰钻戒驾着大奔驰骋而来的男人都能从火车北站排到火车南站去了,可人愣是一个没看上,只道崇山峻岭她还没领略万物风情怎可因小失大。这话着实把一一郁闷了够,要知道她放弃的小可是一一一辈子也遇不到的。而另一位呢,绝对的女强人,那日子过的是风生水起,上市公司的CEO,年薪过百万。生活是有多滋润要多滋润,身边围绕的皆是有为青年,祖国栋梁之材,每日殷勤者如过江之鱼卿。而一事无成守着个小文员的她就成了衬托两女的首要花瓶,更确切来说是地摊淘来的十几块钱买的塑料花瓶。
  狠狠K了两富婆一顿后,一一拒绝洛菲菲的好意,自个挤公交回家了,要是搭她那奥迪Q6回家,指不定碰哪儿擦哪儿,到时她可赔不起。说是家不过是个出租房,一套一,地处二环外三环内,要去她大半薪水。乘车倒是方便,乘一路半个小时堵车一个小时或更长时间就可到春熙,六十九路就可以直到火车站,几度她都想把自己抛上六十九,抛上火车,直接回家得了。C市离N市现在只需要三个多小时,特快火车,睡一觉就到了。
  回到家,她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面对电脑发呆,此时似乎什么事都提不起她的兴趣。二十七岁的单身女人在夜里应该是寂寞的吧,无论身体还是心灵。怅然若失的不知是毫无前途的迷茫还是对现状的莫可奈何。只一切都让她倍感落寞,蜷缩的姿态面对世界,是内心的不安是自我保护的唯一方式。
  黄一一是个寂寞的女人,也许她也曾热闹过,但终究只是昙花一现,不复当年,她已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了。岁月无情蹉跎,颜衰色驰,岁月仅留的痕迹便是眼角日益增加的纹路,张牙舞爪宣示她默片般的青春。她从十八岁就觉得自己在衰老,不是皮囊而是一颗倦怠的心,都道年少轻狂莫辜负,回首年华不复再。醒时觉人生无望,梦里却希望重重,所以她喜欢做梦,华而不实的梦,不知疲倦的在梦里追逐,梦里花间,只她一人是戏里的主角,唱着不尽的虚华传奇。现实与虚幻不过只如美梦一场,梦醒便什么都没有了,到最后还是只空留落寞唏嘘。
  幸好,她的心态比较好,幸好,没得个什么忧郁症之类的。
  
  【二】
  许是真厌了她一副晚娘样,第二天洛菲菲便拉着她相亲去。良木缘里,一一拿出自己唯一的攻势,微笑。故作温婉的打量着相亲对象,长相倒是斯斯文文,一副有为青年的样子。在音乐暧昧的律动下,一一觉得自己真该找个男人了,不然她不能保证自己的女性荷尔蒙是不是会无限激长。
  洛菲菲乐见其成,在中间当红娘,一来二往,一一和秦有时还真恍若情侣的交往起来。
  也许是有了对象,一一倒不觉得寂寞了,连楚嫣也说她那死鱼眼睛有了光彩,直感叹爱情的厉害强大。
  一一便说:“那你还不去觅得良婿,日日欢好不晓时。”
  闻言,楚嫣啐了她一口,笑骂着:“还好意思自诩才女,满脑子废料,简直有辱斯文。”
  她无所谓的耸耸肩,只笑道:“才女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阴阳和谐方是人间正道。”
  洛菲菲暧昧的笑着,打趣说发展的这么快?真没看出来,秦有时那榆木脑袋也有开窍的时候。
  “打铁不趁热,怎慰藉落寞芳心?现在不都兴直捣黄龙吗?”她笑着说。
  另两人唏嘘:“有了男人就像欲求不满的狐狸精饿,真是惊人转变。”
  在她们看不见的地方,一一苦笑,表象繁华果然能够蒙骗人心,并且是骗死人不偿命的那类,而内里五味还是只有自己方能品味得出酸甜。和秦有时交往第三天就宣告吹了,没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原因,不过是君心已失不在妾身,终究咱还只是一个次花瓶,连插朵假花都嫌多余,也不想想和洛大美女待一块儿,谁看得上谁,答案是残酷的但也是必须面对的,不过是看在洛大美女面上,恩赐于空虚女人一场镜花水月、同情她的蜻蜓点水、巴结洛美人的踏脚石而已。
  男人从来都是看皮相的动物,美丽的事物总会激起他们最原始的兽欲,什么叫衣冠禽兽?且看男人便是,扒去那层皮,他们也都是用下半身想事的动物。特别是外貌斯文的白净小生,绝对是当中佼楚。
  清冷的月倒映着她的形单影只,城市璀璨的灯火酒绿更像似一幕华丽的舞台剧,一幕落下,一幕又起,永不变换的潮起潮落,只为夜深人静时的一抹温暖。这一幕,只让她伤上心头,不为情伤,因为本无情爱只是一场治疗空虚的病。为只为繁华热闹背后的无限寥落,抬头,河边有人放着好看的烟花,烟花在深蓝夜空绚烂盛开,惊鸿一瞥之后,就化作漫天烟尘消失殆尽。谁道烟花易冷,源本心最易冷。
  她以为,比烟花更寂寞的是寂寞。
  在无数个寂静的夜里,她苦涩的蚕食着寂寞,梗着喉咙的伤,是沉疴久病,再无药可治,只能一遍一遍吞噬寂寞。夜的深沉冗长只会让她窒息难过,子时夜半,方知心有多苦,泪有多涩。
  她想,彻夜辗转才是寂寞的姿态吧。
  夜半,一阵惊心的拍门声将她惊醒,恐惧如潮水袭来,虽一个星期总有几次敲错门的,但她仍然心有余悸。慌张打开手机,却发现此时不知该打给谁,霎时方知,关键时刻,她竟没有一个可信赖依靠的人。本以为敲门声会像往常一样很快停止,但惊心的是声音仍在继续,期间还夹杂了男人醉酒的粗话,本地治安本就不好,不过只因在这地皮金贵的都市里实在便宜的罢了。最后无奈还是报警了。
  
  【三】
  等待人民保姆的三十分钟是她最胆战心惊的半个小时,她甚至以为那扇老旧的防盗门会经不起男人的拍打,直接宣布死亡。那到时,她就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警察问话时的眼神极为异样,因为这地方小姐太多,而刚才才醒酒的男人也坦言是来找相好而上错楼敲错了门。
  “怎么一个人住这儿?”警察眼光挑剔的打量着环境。
  一一火大,骂道:“又没要你住这儿,你嫌弃个什么劲儿?!我爱住哪儿就哪儿,干卿何事?以为自个是警察就闲事尽管,是不是连人家祖宗十八代你都要问候啊!……”
  警察呆愣的看着她滔滔不绝,讪讪摸摸鼻子,他就一句话,值得她说这么一扒拉吗?他招谁惹谁了?最后为了安抚民心,警察只好掏腰包请她吃宵夜。
  夜晚营业的夜啤酒,一一向剥削黄世仁一样,狠狠的点菜,直把陆放点得心血直流,他想他今儿肯定遇上女劫匪了,这么能吃?害他都想问她几天没吃饭了?
  两罐啤酒下肚,一一就开始无的放矢了,说:“你们这些人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还不使劲儿让你们多吐点儿,百年难遇的机会。”
  陆放不乐意了,说:“我们尽心尽力为人民服务,哪里就成你嘴里说的地主阶级了?这绝对是赤裸裸的言语侮辱。”
  一一斜了他一眼说:“你那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现今儿哪儿不是官官相护,鱼肉百姓?别把自己想那么纯情,纯情是什么?纯情就是TM污秽的反义词。”
  陆放彻底无语了,这女人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毒舌嘛。还鱼肉百姓,她还当真处在封建社会呢!
  酒足饭饱后,一一拍拍圆滚滚的肚皮,跟他说再见,最好再也不见。谁希望时不时见到警察啊,除非那人脑子有病!
  什么叫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他现在见到了,心里腹诽:“吃人不吐骨头的绝对是她。”
  原本说再也不见的两人在三天后的下午再次遇见,彼时,捂着胳膊的一一不得不感叹缘分正是无处不在啊!却又诅咒这个社会的治安状况,光天化日之下竟有人当街行凶抢劫,当然最可悲的是被劫对象居然是她自己。
  本来极好心情的挎着洛大小姐送的LV包显摆的某人,被霉神光顾,当街被劫了。正当她发扬体育精神追逐劫匪时,就有那么巧遇到外出巡逻的陆放挺身而出,解救她于水火之中。后来她还在想,如果她没那么臭屁,是不是就不会被劫了?如果她不被劫是不是就不会遇到小警察了呢?那是不是也就没以后的事了呢?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如果真有那么多如果,那她当年就该用心读书,为自己创造一片光明前途,谁还搁着混呢!
  陆放挺尽心尽力的,不计前嫌的送她去医院又送她回家,那表现一一感动的差点给人送一面锦旗,后来人说职责所在,不需要才打消了念头。所以于情于理她还是请人到家里坐坐,顺道感谢,屁股还没坐热,洛大小姐的电话就来了。
  “一一,你和秦有时怎么回事?”甫接起电话洛大小姐就直奔主题,今儿秦有时送她一车玫瑰示爱,愣是把她唬住了。
  心底哀嚎一声,看吧!纸果然包不住火。“呃……什么怎么样?吹了呗!还能怎么样?!再激烈的火焰也会灭不是?火焰山那三昧真火再猛还不是没经得起芭蕉扇扇几下,被人给灭了。”
  “好你丫的,现在搁哪儿在?”
  “家……”怎么就笨得说出来了呢?一一真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
  “那好,你给老娘等着,不准落跑不然后果自付!”不容反驳的挂了电话,雷厉风行确实符合洛大小姐做事风格。
  刚想对陆放说抱歉,敲门声就响起了。一一顿时警铃大作,难怪刚才电话里听到那么熟的叫卖声,原来她那时就在楼下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由此可见,四川人真是说不得。
  本来是想兴师问罪的洛菲菲一见到她那惨不忍睹的胳膊就大叫,怎么回事啊?
  暗想躲过一劫的一一说:“拜您老所赐,被劫了。”
  洛大美女嗤笑一声:“就你这样也能被劫?!我只能说那劫道的瞎了他的狗眼。”
  这倒是实话,她浑身上下也就那只包最值钱,钱包里除了两张红钞外,其他都是不敢示人的零钞,实在是囊中羞涩的很。不过摊这么一朋友,着实心寒,她都舍生取义了,也不见她嘘寒问暖,念念不忘的是对她的冷嘲热讽,真是交友不慎。
  “他谁呀?”良久洛大小姐才注意到屋里的另一生物。
  “人民保姆兼咱的救命恩人。”
  洛菲菲挑剔的皱着眉头,对陆放说:“你怎么要救这么一祸害啊?为人民除害多牛啊!留着她也是占用空间浪费粮食污染空气。”
  一一气结,她就不能给自己在外人面前留几分面子?她不服气的说:“咱是浪费你家粮食污染你呼吸的空气还是怎么了?我活着难道还碍着你不成?”她要是都成祸害了,那这世上还真没剩下的了,她,顶多就一蛀虫。
  洛大美女被她气得不轻,连本来目的也忘了,直接摔门离去。
  “那个……”陆放还没开口,就被一一给轰了出去。
  当屋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时,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连被砍伤缝针也倔强的没掉一滴泪的她,终于在好友愤然离去后痛哭出声。没人知道她是多么希望朋友的安慰而不是如此冷嘲热讽的变相安慰,她没他们那么多的心眼,她只想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活着,那些虚华不实的梦境从来都不适合她,那一弯冷月照耀的方寸之地才是她安身立命之处,别人的繁华似锦纸醉金迷只在妄念之中衍生殆尽。
  比寂寞更寂寞,她一直都知道,比寂寞更寂寞的是她。
  在寂静中落寞的生存,演绎唯有自己的年华。
  那难以咽下的静谧她都能默默吞噬,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不能下咽的呢?
  
  【四】
  一部《比烟花寂寞》看了不下十遍,却始终看不厌。姐姐的平凡较之妹妹的精彩实在幸福太多了,那抑郁到放弃大提琴的妹妹,便是寂寞的写照,最后在轮椅上孤独的死去,而深爱的男人早已另觅新欢,唱着一出又一出她是旁观的激情戏。一一在想夜深人静时,她是否也在想,到底还有谁记得我?曾经的天才大提琴家,在世界各地演出;曾经她引以为傲的大提琴已经老朽破损,上面落了厚厚一层灰。那时,又有谁记得她曾经的辉煌?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强过一代,强者为尊已是这个社会的趋势。可人家毕竟荣耀过,只她一生平凡却也得不到半点幸福,在她的世界里,连爱情都来的奢侈。   

本文由hg0088手机版登陆-皇冠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hg0088手机版登陆】比寂寞更寂寞

关键词:

来生,拜拜

【一】 当她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岁月荏苒已经年。 她扪心自问:“长歌,你还好吗?” 即便早已过去,但再忆过...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墨舞】大头娃娃(小说)

89年终春十三的早用完餐之后,小镇要来一场欢腾的。本地人把那些吉庆,用了五个动词“耍”来定位。这一天,玩花...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江南】高楼钟鼓音(小说)

也许是宿命在冥冥中牵引,万水千山,将我从南方小镇一路引到这座古老的西域古城中。风总是会携沙光临这座寂寞...

详细>>

hg0088手机版登陆【梧桐】魔术城奇遇(传奇小说)

1 法国西部有座小城叫默西亚,那是一座很古老的小城。在这座小城里,最古老的就是库斯曼大街。那条大街至今保留...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