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纪行(3)

日期:2019-11-15编辑作者:生活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加德满都

发表于 2005-01-12 20:54

11月9日 我们订的Mountain Flight是早上7点40的,所以只得又起了一个大早去赶飞机。从旅馆花150卢比打车到机场,路上就发现有雾,到达机场后果然被告知航班被延迟了,好在还没有被取消。询问航空公司的人大约何时才能起飞,回答是他们也不能确定,不过看天气状况飞机应该不会被取消。他们很礼貌地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在机场等待;一是退票或改签到其它日期。加德满都是一个谷地,周围高山环绕,气候又温暖潮湿,所以经常有雾。我们两个商量了一下,觉得一定要体验一把Mountain Flight,即使改签到其它时间也无法保证到时没雾,与其把时间浪费在往返机场的奔波上,还不如在这里等一等。当得知我们决定等待后,航空公司的人建议我们现在就Check in,因为第一班飞机上正好还有两个空座,他们可以把我们安排在第一班飞机上(我们原定的航班是第二班,应该会比第一班晚起飞40分钟左右)。我担心万一航班取消Check in后无法退票。航空公司的人告诉我,肯定没问题,包括每人150卢比的机场税都能退;即使航班没取消,如果我们不愿等得太久,过一会儿要求退票也可以得到全额退款。尼泊尔的旅游服务的确是非常不错啊。 办理完登机手续,在侯机厅里等待。此时还不到7点半,大厅里有很多因航班延误而滞留的旅客。候机厅很小,大概只有国内小城市的长途车站那么大,有两三个出口通往停机坪。一直等到9点,天气才开始好转,阳光渐渐从云雾中透了出来,并驱散残雾。9点半,一个通往停机坪的门打开了,有人在门口高声喊着什么。人群开始涌动,大概是可以登机了。可是这里居然既没有广播,也没有指示牌。喊话的人口音极重,我根本听不懂他在喊哪趟航班,于是拿着票挤过去让他看,他示意不是我们的航班,让我在旁边等一会儿。因为着急,我感觉等了好一会儿才轮到我们登机。不过我觉得尼泊尔的航空公司效率还是很高的,从开始登机到飞机起飞,绝对没有超过10分钟。 飞机很小,大概能坐24个人。我读别人的游记,都把Mountain Flight 描写的很好,号称近距离接触喜马拉雅山脉和珠穆朗玛峰,这也是我为什么很想体验一把的原因。可是我个人对Mountain Flight的感觉却极其一般。或许是因为去年在西藏驱车,把蓝天白云下的雪山和珠峰看了个够的缘故吧。飞机的窗口很小,视野受限,无法体会雪山的气势。窗户居然用的是茶色玻璃,色彩上大大打了折扣。虽然可以轮流去驾驶舱看看,可是时间太短。而且虽然驾驶舱的效果要好不少,可是空间仍很局促,拍照取景时怎么也无法避免把驾驶舱的一部分拍进去;感觉也不好,一方面只能弯着腰看,一方面还想着不能呆久了,因为后面的人就站在你后面等着,根本无法从容地欣赏体会雪山之美,倒更像在匆匆忙忙地走过场。不像我们在西藏,看到壮丽的雪山时,可以把车停下来,想看多久都行。尽情地拍照,激动地又喊又笑,手舞足蹈,对着雪山唱尽我们会的所有的歌,那感觉才叫爽呢。 每个人兴趣爱好不同,体会也就不一样。我是觉得Mountain Flight很不值。上海MM跟我有同感。在如此狭小的空间斯文地坐着,局促地透过一个小小的窗口向外看,怎么欣赏如此壮丽的雪山呢?或许物理距离的确不远,可在飞机上我感觉雪山离我很远,一点没有亲近感,也没有一点点激动。飞机上的空姐会指着一座座雪峰告诉你它们的名字和海拔高度,我是听过就忘,或者压根儿就没听懂,反正对这些具体的名称和数据我也没兴趣。雪山的美重在神韵,这趟飞行我没体会到。 飞行大概持续了1个小时,返回机场后我们要立即打车去帕坦。刚刚走出机场的出口,就陷入了出租车司机的包围中。拥上来问你要不要出租车的人中,据我这次旅行的观察,其中很多都不是真正的出租车司机,而是所谓的掮客。他们负责拉客并收取回扣,跟他们砍价肯定比直接跟司机谈困难。所以我的策略是对问我的人不理不睬,直接走去和那些坐在车里的司机谈。当然很多司机也是漫天要价,可是我读过很多攻略,上海MM又带着一本LP,别想蒙我。他们尽管400、500地要,我是咬死了就100卢比。开始围着我的人一个个都做不屑状,告诉我:"It's impossible"。可我看到机场外停着那么多待客的出租车,而且明知道他们肯定会赚(尼泊尔出租车对外国游客从来不打表。作为游客,你也不要妄想可以拿到跟当地人同样的价钱。无论打车还是买东西,你再会砍价,依然要比当地人付的多不少。没办法,人家约定俗成不可能给你那个价,所以100卢比对他们仍是一笔不错的生意),所以我也并不着急。虽然此时已经有人同意150卢比拉我们去了,可我就是不让步。终于,一个小伙子耐不住了,示意我们跟他走。上了他的车,他又跟我们商量150卢比成不成,我们两个一起摇头,他没办法,只好上路了。机场到帕坦的距离还真超过了我的想象,车程居然要半个多小时。途中小伙子又一次要求把钱加到150卢比,被我们再次拒绝。我以为他会生气,没想到他居然一个人哼起歌来,尼泊尔人天性快乐平和,由此可见一斑。到达PATAN杜巴广场的时候,下车付钱时,他又缠着要150卢比。这次我没吭声,因为心里觉得路是挺远的,好像多给50卢比也不过分。没想到一向出手大方的上海MM这次却坚决地只给了100卢比。估计和我一样,都在觉得那100多美金的Mountain Flight太没意思,钱花得有点冤枉。 我的旅伴虽然是上海人,性格却颇为北方化,为人爽快,性格开朗。没感觉到南方人的精细,倒多少有点大大咧咧。初识的时候了解到她是做sales的,当时心中窃喜,因为知道在尼泊尔旅行一路都要砍价,而我砍价的本领之低,在朋友熟人之间一向是被加以嘲笑的。与一个做销售的人搭伴,砍价的事情就可以交给她了。可后来发现这位MM对此道简直一窍不通,在她面前我竟然找到了砍价高手的感觉。:-) 我问她做销售的为何不精于此道,她回答得理直气壮:她是做房地产的,一个折扣几万甚至十几万就出去了,对这种几块的小钱没有概念。有理啊有理,我们砍来砍去,不过是几块人民币的事情。:-) 我们的公共基金由她管理,一遇到没有零钱的时候,她往往因为懒得让人找钱而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来用(我们常带着1000卢比的大票啊:-)),过后又往往会忘了这回事,我只好老提醒她不要忘了把自己的钱拿回去。我也不是个喜欢占人家便宜的人呀。这个女孩子性格独立、坚强,是个令人愉快的旅伴。对一次旅行来说,令人愉快的旅伴非常重要。 到达PATAN时已近午时,我们晃到帕坦博物馆后面的小花园时,我觉得又饿又困。小花园非常幽静漂亮,花园中间摆着木制、石制的桌椅,不由得想坐在那里休息一会儿。桌椅属于Museum Cafe,我们决定在这里吃饭。本来对这样一个小餐厅饭菜的味道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只不过实在是喜欢这里的环境,谁知饭菜端上来后竟异常可口(后来查LP发现这个Museum Cafe属于帕坦的一个大餐厅),餐厅只有我们两个顾客,一边享受美食,一边享受这份安静闲适。 吃过饭,我们去逛帕坦杜巴广场。加德满都地区广义上说包括加德满都、帕坦、巴克塔普尔。小小的一块土地过去却曾经是三个王国,所以各有各的杜巴广场。在广场上很容易就找到一个导游,是他主动找的我们,自称是学生,看上去的确是少年,英语不错,而且要价只有100卢比。这里的杜巴广场看上去比加德满都的更加古老,同样的庙宇林立。 在一个小院子里,导游告诉我们这里是祭祀的场所,1个多月前,有一个重大节日,为了祭祀神灵,在这里宰杀了1000头水牛作为牺牲,地上仍然能看到鲜血的痕迹。我诧异地问他,牛在你们这里不是被奉为神明的吗?他解释说,公牛因为是Shiba神的座骑,所以被当作神来供奉;水牛却因为被认为妖魔附体,而被当作牺牲宰杀。院门上悬挂着被宰杀的水牛的肠子,作为辟邪之物。 另一处景点不在杜巴广场上,如果没有导游的带领我们绝对找不到。不像杜巴广场上林立的印度教庙宇,这是一座佛塔,称为千佛塔(万佛塔?记不清了:-))。上面雕刻了999个佛像。非常精美。奇在这座塔的位置,我们是走进一扇跟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的小门,又穿过一个住着普通人家的小院,在另一个很普通的小院里见到这座佛塔的。院子里仍然住着人,不过大多做着卖纪念品的生意。 离开帕坦,150卢比打车直接去加都的大佛塔(Boudhanath),这是个颇令我失望的景点,佛塔除了大之外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白色的佛塔,上面绘着 Boudha eye。佛塔好像刚被粉刷过,塔上依然留着粉刷时淋漓的痕迹。周围是一圈纪念品店。附近是藏民聚居区,有着明显的藏族特色。 下一个目的地是Pashupatinath Temple。这座庙是印度教庙宇,只有印度教徒可以进入。游客只能到河对岸远眺Pashupatinath Temple。由于河岸地势较高,可以看到庙宇内的一部分。Pashupatinath Temple是一座颇为壮观的庙宇,坐在对岸观看它重叠的屋宇、飞翘的廊檐、金碧辉煌的塔顶,能够感受到浓厚的宗教气氛。 这座庙是印度教的圣地,附近居住着很多苦修的人。这些苦修者修习瑜伽,居住在洞穴里或庙宇的屋檐下,吃住极其简单。外貌特征十分明显:半裸着身子,身上涂着鲜艳的彩粉,看上去脏兮兮的。这些苦修者中一部分是真的修行者,苦其心志,饿其体肤,以求达到更高的境界。不过还有相当一部分就是以此为手段赚钱的,他们招揽游客跟他们拍照并收取费用。 我不信仰任何宗教,也并不佩服那些虔诚的信徒,过分的虔诚不过是一种盲目的服从,我更喜欢保留自己思考判断的权利。我并没有否定宗教本身的意思,很多宗教自成体系,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所以起码我相信某些宗教的创始者是智者。可惜这世上的智者太少,他的理念往往被无意或有意地曲解了再加以传播。所以真正广为流传在世俗世界中的宗教,基本上都是走了样的东西。 打个比方吧,佛教在中国流传得较广,信徒们大都相信多拜佛、多向庙里布施就会得到神的眷顾。我个人却认为这是件很荒唐的事情。如果世上真的有神灵,而且他还乐意并且能够管人间的事情,他总该是公正而明辨是非的吧?果真如此,那他对人的奖惩应该是根据一个人的品行和日常的所作所为来决定的,而不会根据一个人给他磕了多少头,捐了多少钱而决定的吧?所以如果神是善良和正义的化身,你只管好好做人,大可不必去拜那些木偶泥像,因为没用。坏事做多了,捐多少钱也洗不掉。反过来呢,如果所谓的神真的是只根据你给了他多少好处来决定对你的奖惩。且不说这样的品性根本不配一拜,就算你想花钱为自己谋些好处,还不如把金钱精力用在现世的赃官身上,只怕好处还来得快些、实在些,总好过虚无飘渺的来生吧。佛教的精髓被遗忘了,留下的只怕是方丈们为了维持生计而故意散布的谎言。 Pashupatinath Temple附近有火葬台,火葬台就建在河边上。印度教徒死后会被尽快送到这里火化,骨灰撒到河里。这条河与印度教的圣河-恒河相通,印度教徒相信这样才可以升入天堂。河上有一座桥,桥的一边有两个火葬台,属于皇家专用的。当年尼泊尔王室惨案,国王、王后、王储同时遇害,就在这两个台子之间又搭了个临时的,将他们三人同时火化了。桥的另一边有四到五个火葬台,过去每个台子专属于某个阶级,现在已经不分等级了。送来这里火葬的人很多,我们在附近参观的时候火葬台一直没有空闲。河边还有国家建的免费的类似医院的机构,没有医生,就是给垂死的人用来等死的。 站在河边静静地看了葬礼的一部分。死者是个年轻人,虽然脸色铁青(终于明白面如死灰是什么样子),但从光滑的皮肤仍然看得出是个青年。死者被用布包裹好,然后被抬到木柴搭起的葬台上。火从嘴的部位点起,木柴上一定浇过油一类的助燃剂,所以死者很快就被火焰包围了。火葬会持续4、5个小时,结束时台上只剩一堆黑色的灰烬,灰烬被冲到河里,一切就结束了。以前对火葬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这次亲眼目睹了,心里反而释然。生命结束了,肉体化为灰烬,被风吹散,被水冲去,走得了无痕迹,又有何不好呢? 在回Thamel的路上,我就跟上海MM嘀咕说要吃中国饭。虽然这里的西餐味道不错,可我还是想吃中餐了。两人一拍即合,回想起在Helena's附近看到过中国火锅城的招牌,决定今晚吃火锅。凭着同伴极佳的认路本领,我们很顺利地找到了那家餐厅,就在Helena's附近,前后不超过50米,路边上有个"中国火锅城"的牌子。一个藏族小伙子招待的我们,我们是唯一的客人。点完菜后等了很久,当火锅端上来时一阵狂喜,非常正宗的麻辣火锅,香辣四溢。本以为江南的女孩子不能吃辣,所以点的鸳鸯锅底,可没想到同伴和我一样是嗜辣一族,这顿饭吃得我俩心满意足、饱胀无比。:-) 虽然这两天玩的很开心,但第一次独自在异乡旅行,多少有一些漂泊的疲惫感。这顿可口的家乡饭,让我的心里一下子踏实下来了。 明天,我将暂别加德满都。

本文由hg0088手机版登陆-皇冠官网手机版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尼泊尔纪行(3)

关键词:

因为爱情,保亭上演浪漫诱惑

hg0088,虽说卤煮年纪不大,但也曾经跨过山漂过海,玩遍祖国无数山河,一路走来,到过的地方真心不少,心想着哪...

详细>>

【2012国庆越南七日六晚悠哉游】第七天,完美谢幕

十月六日 酒店服务生帮忙叫了出租,为了以防司机绕道宰客,服务生还帮我们与司机谈好价格180千越盾,其实后来打表...

详细>>

一日游、24小时搞定的

第1天 2014-05-02 晋城 皇城相府、陈廷敬之府 晋城 皇城相府、宰相、陈庭敬陈家村、村民待遇、孩子上学终生免费、房...

详细>>

【hg0088】阿拉伯联合共合国酋行业纪律,在浪费的“魔幻都市”

在风沙食蚀的城堡中穿越回古代阿拉伯 在骆驼市场跟商贩讨价还价,跟骆驼亲密接触 在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中寻找古...

详细>>